外婆的老屋
2018-06-12 11:33:26 来源:本地默认

早就想回老屋看看,但由于种种原因,总是一拖再拖。日月交替运行,时光渐渐消逝,当老屋依稀的影子再次闯入梦中时,我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,怕再等下去,老屋会支撑不住,湮灭在岁月的洪流中。趁着两天的假期,带着

外婆的老屋
本地默认

早就想回老屋看看,但由于种种原因,总是一拖再拖。日月交替运行,时光渐渐消逝,当老屋依稀的影子再次闯入梦中时,我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,怕再等下去,老屋会支撑不住,湮灭在岁月的洪流中。趁着两天的假期,带着那份迫切的心情,我终于启程回到故园,看望久违的老屋……

落日衔山时分,我刚到村口,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。村里只有几名风烛残年的留守老人,顽童已难见到一两名,他们或许都跟随父母到外面读书了。农村那种最常见的鸡鸣狗吠,也销声匿迹。村子静悄悄的,远处树林偶尔的几声鸟鸣,令村子显得更加寂静和冷清。

老屋在村口,一眼就能望见。夕阳下,老屋越发老态龙钟,几十年风吹雨打的痕迹成了一道道的皱纹。虽然砖还是那些砖,瓦还是那些瓦,每一砖每一瓦都承载着沉重的岁月,屋顶上的鱼鳞瓦沟里长满了青苔,还有几棵生命力顽强的仙人掌。黄泥墙壁斑驳脱落,露出里面一个个粗糙的泥砖。屋檐下长起摇曳的野草,除了给老屋增添一份野性的生机外,更多的还是一种荒凉。那扇曾经十分光滑、结实的大木门,早已被时光雕蚀成了朽木,给人弹指即倒的感觉。那石条做的门槛,爬满了苔藓。那几扇支离破碎的窗框,摇摇欲坠……

老屋真的老了,散发出陈腐的味道。身临其境,睹物伤情,我心里泛起了一阵酸痛,泪水夺眶而出,脑海深处的印记浮现出来,勾起对外婆的深深思念之情。踏着凸凹不平的石板,沿着那条曾经人声鼎沸的小巷,来到曾经十分热闹的老屋前,周围一片寂静,外婆慈祥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。我在心里轻轻地呼唤着:“外婆,外孙女来看您啦!”霎时,泪水再次涌出,滴落在老屋的门槛上。泪光中,我仿佛看见佝偻的外婆,步履蹒跚走过来,她慈祥的笑容是那么熟悉、那么亲切。

三十多年前,外婆经常牵着我的小手,哄着我走过一条又一条的石板小径,安抚我与母亲暂时分离的孤独和不安。小时候,父亲忙着工作,母亲忙着生产队的劳力,总是把我“丢”给外婆照看,外婆给了我浓浓的爱。有一次,母亲又把生病的我“丢”给外婆照顾,就匆匆离开。生病的孩子特别依恋母亲,尽管当时乌云密布,暴雨将要来临,我还是趁外婆不注意,偷偷追随母亲而去。但是,还没找到母亲的影子,豆大的雨点就打在我身上了。我离老屋越来越远,闪电飞舞,雷声轰鸣,我吓得瑟瑟发抖。除了不知所措,我只有惊慌地大哭。当外婆好不容易找到我的时候,我在暴风雨中几乎昏迷。过后,外公对我说,外婆发现我自己偷偷溜走,非常担心,一定要亲自出去寻找。当时,外公、舅舅、舅妈都强烈反对她出来,因为外婆患有严重的哮喘病和风湿病。外婆却依然冒着暴风雨出来找我。经过这一回,外婆病情加重,脚也扭伤了。但是,外婆并没有责备我,对我的照顾更加周到。对此事,母亲狠狠地揍了我一顿,外婆责怪母亲不该打我,还与母亲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别扭。

如今,外婆离开人世已有十多年。自从外婆到天国之后,我与老屋的距离也远了。人到中年,我开始明白:人生不是来日方长,珍惜眼前才是硬道理。外婆的老屋,不只给了我童年幸福的回记,更多的是给予我对生活的启迪。小时候,我总喜欢倚在老屋的窗前,透过小小窗口,望着天空无尽遐想:母亲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去?饿时,就幻想着天上的小鸟能否衔来一颗可口的糖果……岁月无情,老屋也像外婆一样,终有一天会倒塌。

一趟老屋之行,我找回了满满的记忆。夕阳下,任凭思绪远飘,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么美好而又带有一点点的伤感。这座渐行渐远的老屋,已深深地烙在我脑海里。

□ 林秋燕
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